1

“劣迹艺人”第一案,结果将会如何?

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在官网上刊登了一则公告,公告内容显示,法院已经受理了唐德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起诉高云翔、北京艺璇文化有限公司演出合同纠纷一案,将在2019年7月19日上午9点30分开庭审理。


“劣迹艺人”第一案,结果将会如何?

2016年,《芈月传》宣传记者会在台北举行,孙俪、高云翔一起登台。图/中新


4月4日,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在官网上刊登了一则公告,公告内容显示,法院已经受理了唐德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起诉高云翔、北京艺璇文化有限公司演出合同纠纷一案,将在2019年7月19日上午9点30分开庭审理。

自从2018年3月卷入性侵纠纷后,高云翔已经滞留在澳大利亚,预计七月仍无法回国,也无法按时出庭应诉。

事实上,去年年底,唐德影视就已经开始着手对高云翔的索赔工作。在唐德影视的诉求下,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查封、扣押或者冻结高云翔、北京艺璇名下价值6382.4万元的财产。

2014年9月,广电总局对“劣迹艺人”定性,“吸毒”、“嫖娼”等行为被明确点名,相关人员相继遭到封杀,作品也被限制播放。黄海波、李代沫、房祖名、尹相杰等人接连踩到红线,演艺生涯中止,并致使相关作品的出品方受到重大损失。

但真正遭到起诉的,高云翔是第一例。

这也从侧面说明,唐德影视此时面临的财务压力相当巨大,很有可能是面临债权人或股东的要求,才决定将压力转嫁出去。这也是情理之中的无奈选择。

作为“劣迹艺人”的第一案,此案在娱乐圈有着风向标意义,案件的最终结果将会深刻影响娱乐圈和艺人们的后续发展。倘若唐德胜诉,艺人们以后行事露面,也势必更加谨慎。

那么,判决结果会如何呢?

高云翔不太可能负全责

“唐德大概率会胜诉,但如果索偿天文数字,几个亿那种,法院肯定不会支持。”在面对中国新闻周刊咨询时,有相关经验、为知名演员代理过案件、来自北京惠诚律师事务所的薛起堂律师如此解释道。

薛起堂表示,此案情况如何,需要根据具体合同来看。但在文化行业中,公司对艺人在合同中加入道德条款进行约束,是常见操作。但影视圈是个人情圈子。过往案例中,倘若出现纠纷,艺人和公司之间大多会选择私下解决,鲜有闹到对簿公堂的地步。

但倘若真要对簿公堂,难度主要有两点。第一,道德不同于法律,法律是确定的事物,但道德却不是,且容易受到舆论左右。究竟何谓“道德”,缺乏完整定义,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实际合同的拟订过程中,不大可能把该部分内容约束得过于详细;

第二,一部影视作品最终能否上线,是多方因素作用下的结果。艺人究竟应该承担多少责任,也不好确定。

薛起堂表示,具体到唐德起诉高云翔一案中,首先可以确定,高云翔事件不同于一般的出轨和情感纠纷,其的确涉嫌违反澳大利亚法律,有章可循。只要合同中有相关规定,责任肯定需要承担。问题主要在于赔偿多少。

但需要注意的是,《巴清传》无法上映,并不只由高云翔一人造成。众所周知,《巴清传》主演一栏中还包括范冰冰,后者去年深陷“阴阳合同”和偷漏税事件所造成的舆论风暴中。此外,该剧还受到了广电总局的“限古令”以及众多其他原因影响。受到PG ONE“做头发事件”波及的马苏也在主创团队之列。

查询相关资料可知,范冰冰是唐德股东之一,唐德不至于找自己人麻烦。“限古令”则属于不可抗力。薛起堂认为,于情于理,该案都需要进行责任划分,不可能只让高云翔一个人背锅。

至于那种动辄赔偿几个亿的诉求,“法院肯定不会支持”。除非一开始合同中就规定好了类似情况发生后高云翔所需赔偿的数额。

但按过往经验,大多数相关合同是不会在一开始就规定一个具体数额的。所以具体赔偿金额,还需要等待法院裁定。

倒霉的唐德影视

2019年2月27日晚,唐德影视发布了2018年业绩快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7.68亿元,同比下降34.95%;营业利润-7.06亿,同比下降465.7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65亿元,同比下降393.11%。

对于收入的大幅下降,唐德影视的解释是:电视剧《巴清传》未能在2018年实现播出,导致相应合同款项回收滞后,对公司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加之受影视行业整体景气度下滑影响,公司2018年影视项目销售进度低于预期。

唐德影视方面还表示,虽然公司目前从未收到主管部门关于限制播出电视剧《巴清传》的书面通知,各购片方亦从未向公司提出更改或撤销合同的请求,但鉴于该剧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基于审慎性原则,公司管理层拟针对该剧确认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减值损失,并根据最新情况对该剧预计总收入进行调整,将剩余存货结转至营业成本,导致公司2018年经营业绩大幅下滑。

唐德影视成立于2006年,于2015年上市。上市之初,正逢国内影视市场火爆,引来一干明星股东站台。前十位自然人股东中的明星包括范冰冰、赵薇、张丰毅、霍建起等。

股东们也赚得盆满钵满。据悉,范冰冰、赵薇等股东是在2011年4月唐德影视增资扩股时进入,彼时每股成本只有2.3元。不到4年的时间,投资收益超过26倍。

数据显示,2015-2017年间,唐德影视一路顺风顺水,累计实现净利润4.78亿元。同时间段开始《巴清传》的制作。制作成本也相当之高,对外号称五亿。其中唐德独占70%。

2017年,唐德影视提前确认了《巴清传》的收入,数额超过6亿元,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高达52.24%。

根据唐德影视财报中公布的数据,倘若《巴清传》无法播出,唐德影视不仅收不回制作成本,还得向江苏卫视、东方卫视等一干平台支付巨额违约金。其已经确认的6.87亿元收入与4174.83万元未转结的存货余额都将成为坏账。

也就是说,2018年一年的亏损就吞噬掉了唐德上市以来的全部净利润,相当于白干三年。

减持风波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这句老话放在公司合伙人身上也一样适用。

面对危机,高管和股东纷纷开始减持股票。Wind数据显示,自2018年3月20日唐德影视首发限售股解禁以来,截至2018年12月20日,前十大股东中的睿石成长、李钊多次实施减持计划。

为了提振股民的信心,2018年7月,唐德影视宣布拟在六个月内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1亿元。但到了当年12月13日,唐德影视又发布公告,称因为增持人资金筹措进度低于预期,将增持计划推迟至2019年4月30日。

而在此期间,即2018年9月底,赵薇的哥哥、唐德影视董事赵健和前妻陈蓉又进行了一波减持。但因为数量较小,根据公告,不超过总股本0.8%,所以成功规避了监管层的相关减持规定。

但深交所还是注意到了其中的“猫腻”。毕竟,先发增持计划,自己人又搞减持,然后再反悔。这种“割韭菜”式的操作,于法于理都说不过去。为此,深交所发布了关注函,要求唐德影视说明赵健减持的原因,是否有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情形。

股民信心尽失,股票价格一路走低。先前为了现金流,质押出去的股票也有爆仓风险。截至4月4日,根据中登公司数据,唐德影视股票的质押比例已经超过了50%,市值达到17.12亿元。

2018年,对唐德而言,可谓阴雨连绵。截至发稿,唐德影视最新股价仅为8.10元每股,几乎只有当年发行价的三分之一。

内外交困之下,就算唐德最终胜诉,从高云翔这里榨出点汁来,又能弥补多少呢?

"“劣迹艺人”第一案,结果将会如何?"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